avatar

南疆游记

照片都是手机直出的,没有任何调色等修改

在19年的南疆之旅之前,我已去过新疆,不过前往的都是北疆景点,未曾踏足天山以南的土地。上次游玩之后,同行的人发来邀请,问是否明年想改换航线,前往南疆旅行一次。

在北疆旅游的时候,但凡见到当地的汉人,他们都会说:北边都是汉化的地儿,兵团驻扎,你们要想感受感受风土人情,那还是得去南疆看看。想起夏尔西里的景色和烤羊的诱惑,假如南疆比这北疆还能更好玩,那便绝对值得一去。我们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所谓南疆北疆,是按天山划分的。这天山几乎横切了整个新疆,按我爸的话说,“抬头看到高山,得嘞,那就是天山”。我们虽然计划去南疆,但因为有朋友在北疆等我们,于是还是降落在了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这座城市汉化很严重,管理也很严格。在我18年来的时候,全国各地都在用4G了,而且都整上好几年了,到了乌鲁木齐一打开手机,诶嘿,还是3G网(周边城市有4G,就乌鲁木齐没有),速度慢得跟没有一样,妻管严的兄弟来这里玩估计随随便便就漏掉好多老婆的微信,回家的时候只能当光棍了。当时据说是只有申请才能用上4G(我们同行的人中有当地人能上),我们这些外来物种那就只能乖乖3G了。

严格管理当然不只是网络管理,有一位部队里的兄弟在吃饭的时候直接吹牛,说在新疆11点后你四人大声打牌都要给你逮起来,新疆现在就是全国最安全的地方。

18年的环境,他说这句话,我举双手赞成。我们当时就是在乌鲁木齐坐个车,一路上但凡到了十字路口就会有一个关卡,有的关卡甚至会有水泥铸的碉堡(和谐一点,叫保安亭好了)。大伙可都拿的是真枪实弹,哪有人能在这环境下整活?你到了十字路口,警察叔叔就过来了,让你把窗户摇下来——他一瞥,哟,是个汉人,走走走吧,没你事了,该干嘛干嘛去。但假如你是个维族人,兄弟,请你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

也亏得我们是汉人,这维族人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其实我们汉人也一样,没了身份证你哪都跑不了,到处都有可能要检查身份证,加油站这种门口摆着巨大战时路障的更不用说了,你还得过安检。只是你被查到的概率远远低于维族人而已。你被查一次,他们大概已经被查20次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巴扎在18年的时候,关门关得特别早。大巴扎在维语中就是大集市的意思。出事以前,大巴扎半夜三更都特别热闹,当然今非昔比了。

我19年再去的时候,环境改善了不少。不仅有4G了,大巴扎竟然开到晚上了。于是我们就进去恰了一顿夜宵。虽然游客不少,但是其中维族人比例属实不低。

你问我在大巴扎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害,我会告诉你我吃夜宵的时候,在我前面的维族志愿者小姐姐好看到爆表我完全忘不掉吗? 不,是啤酒!人头大的啤酒你喝过吗!很难喝

隔天我们就直接飞向了阿克苏。阿克苏这名字是不是很耳熟?是不是脑子里蹦出来一个红苹果?

因为坐飞机到阿克苏已经花了一早上,我们在阿克苏我们就去了一个景点:刀郎部落。且不说这个景点疯狂蹭刀郎(没错就是2002年第一场雪的刀郎)热度,这个景点本身做工低劣极其弟弟……他们企图把这个村包装成一个人文景观,但是实际上只有自然景观还算凑合,坐马车跑跑路还算惬意。那几个部落里跳舞的小兄弟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小姐姐也莫得只剩大姐姐了,建议别去浪费钱了

次日终于来到了本次旅途重头戏之一——沙漠公路。话说我自上次北疆之旅就对沙漠公路念念不忘,没办法,听起来实在是太酷了。但是上次时间有些不足,多半时间都花在独库公路上了。这次终于能见识到什么叫做沙漠公路了。

说起来我也未曾去大沙漠中好好玩一圈,此前去过的也顶多就是陕甘宁那片区的小沙漠,它们跟塔克拉玛干比起来自然是不值一提。

我们行过的路段是阿克苏到和田的部分。去之前司机小哥对沙漠公路是一顿胡夸海吹,跟我说到了沙漠之中,你就能感受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气氛!公路在沙漠中笔直穿过看不到边际,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旷野……

因为他这几句话,我刚上路的时候是满怀期待的。但是为了保护这条沙漠公路,公路两旁都有防护带,或是摆成方格状的干草,或是生存力顽强的草皮。其中有一个片区还种植了各式植物,据司机小哥说,这里是在做对照试验,看哪种方法防砂效果最佳。

防砂固然要紧,但这沙漠公路看起来就没有那么酷了。本来我以为两侧是一望无尽的沙漠丘陵,你给我上面种些花里胡哨的植物,我总觉得破坏了其中的艺术气息。

为了看看沙漠的真面目,我们找了几个地方停了车。翻过丘陵之后,却发现之后的沙漠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广阔壮观。靠北,多半是之前看到的沙漠宣传照都被调了色!PS害人呐!真正的沙漠就这?

不过沙漠最终还是没让我们失望,行车不久后,我们便看到小哥口中的“大漠孤烟直”了。一开始我还不确定那是什么,以为前面失火了,寻思着大沙漠里难不成有人的车自燃了,谁知道靠近了一看,竟然是道通天高的龙卷风。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龙卷风,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我只是小时候在百科全书上见过,之后就是各种灾难片。没想到在这大沙漠中竟然能看到龙卷风的真身。令人咋舌的是沙漠中远远不止这一阵龙卷风,随着我们深入,龙卷风变得随处可见!

不过之前看新闻的时候我记得美国曾发生过一次龙卷风把人卷到空中的事件。这里的龙卷风威力并没有那么大。我不太清楚它们是如何形成的,但是有些小龙卷风在踏上这条公路之后便快速消失了。车从这些龙卷风中穿过并不会遭到太大的阻碍。不过有一次我企图开车窗拍张风哥近照,风哥突然加快了步伐,冲过来就喂了我一嘴沙。想到这我都觉得嘴里有点异样。

在我们快到和田之前,司机一个拐弯拐进了沙漠里,原来有座热瓦克古佛寺藏在这沙漠之中。在这小道中我们一路颠簸,到了一个只有游客中心的地方。这游客中心可算是空无一人,门口与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只有个大爷坐在门口阴凉处打瞌睡。我们上去前往交流,却发现这看管景点的大爷并不会汉语。司机小哥用几句蹩脚的维语问大爷入口是不是在这,大爷好像点了点头。我们也不管,就这么进去了。看来新疆的文物保护着实还是需要加大力度。

这座古佛寺据说建于南北朝时期,还是被一个英国探险家发现的。谈到这就难受,过去大家对文物都不怎么当回事,不知道被别人拐了多少家产走。说起来作为一个历史麻瓜,我当时一瞬间脑子卡壳,这怎么在伊斯兰的地盘会有佛寺?原来新疆以前一度是佛国地区,要不是被伊斯兰国攻打,可能他们现在跟我们一样信教主要信佛教呢!不得不说,对付宗教还得靠宗教。

下午到了和田之后我们一行人稍作休息,晚上跑到和田夜市恰了一顿饭。不得不说,现在回来看和田夜市的照片,真的,卫生环境不知道比武汉海鲜市场高到哪里去了(武汉海鲜市场的视频在YouTube上满天飞,很多老外说什么中国人还不如病毒,能吃得下这肮脏海鲜市场里东西的家伙根本不能算人。当然了,说出这种话的人根本不能算人,但是我们总得反省下吧,尼玛的2020年了菜市场还这样呢?)亏得你们还是生活条件不错的内地人!这里有几样菜比较有意思,牛羊肉就不必说了(新疆的羊肉串!=其他地方的羊肉串,新疆羊肉独一档,内蒙古羊肉在新疆羊肉面前就是乐色),酸奶(是什么奶我忘了)冰淇淋和烤蛋都挺好吃。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就去参观了一个植物园一样的地方。那里种植了树龄有足足1300年的核桃树,占地上百平米的无花果王,还有些葫芦,葡萄,西瓜之类的水果。估计是休息时间实在太长,有一位葫芦先生屁股都坐扁了。

这位是无花果王,怎么说呢,你看到的围起来的地方都是这株无花果的领地……

这天的中饭非常有意思,我们跑到了墨玉县去吃当地的特色菜。一个叫西瓜烧肉,一个叫肚烧肉。所谓西瓜烧肉,就是用西瓜当锅,然后将乳鸽和羊肉放在其中炖汤,炖出来的汤带有西瓜汁的味道,怪好喝的,不过西瓜炖得都发黑了,属实不太好看。肚烧肉也是一个意思,用猪肚还不知道是牛肚烤羊肉。不过我总觉得那羊肉没烤透,便没怎么吃。

吃完饭之后我们直接开车前往喀什。喀什据说是以前东突分子们的首都,假如搞什么独立,好像喀什会成为他们东突首府,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不清楚,反正独立我是不赞成的。

在这去喀什的路上还有一段小插曲,就是我们想要上高速的时候,被警察拦住了。警察告诉我们说这段路不能走了,路那边好像有什么领导要过来,只能换小路走。我纳闷呢,咋能有人这么威风直接拦高速自己走。

不过当时那段高速也没彻底修好,路上还有不少施工的人和车,要是有什么交通厅的领导来视察之类的,也是可以理解。警察说你们往边上绕吧,绕也能去喀什的。于是我们两辆车就从侧边的一条小路走去。

结果走着走着发现这路在GPS上没了,大概是地图信息有段时间没更新了,或者是这路本来就没在地图上过。但我们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上高速的入口,不由得欣喜若狂,一脚油门就继续在这砂石小径上继续走了,一同跟来的商务车便也踩着油门往前冲。我们是山地SUV,这都是小case,噌噌噌就过去了,跑回到了高速路上。

其实我是不赞成回到这高速的,因为两边不是有交警拦着么,虽然我们这条小路上没人拦,但总觉得开上来好像不是很合法。交警叫我们绕道,应该是绕道走普通道路,不是绕道上高速啊。果不其然,开到一半就出事了,不久后我们看到一辆逆向的军车朝我们打着双闪冲过来了。我们立刻将车靠边停了,也没做什么后续动作。军车也没有理会我们,呼啸着从我们身旁开过去了。

“这军车是开道的,后面应该有什么车队。”司机小哥说。

不一时果真有车队到来。这是由几辆军车护航的大巴车队,我们依稀能见到这些大巴车上有隔开司机的铁栅栏。一共四十多量大巴,一路开过,根本没有人来打理我们一下,估计以为我们是来修高速的工人。随着最后一辆护卫车驶过,我们发动了引擎。

“是监狱的车吧,要不就是……”

我们也没有多想,继续往前开,突然想起我们后面那辆车来。这我们上了高速也有一阵了,虽然这高速还在修路况有些问题,但这商务车也不至于那么慢吧?十分应景的是电话这时候就响了,原来是后面的人来求助来了。

“我们的商务车卡沙子里了!你们找根绳子来帮我们拉出来。”

我们真的满头问号,我们这都开出来40分钟了快到叶城了,你们咋才告诉我们你们陷沙子里了啊?而且我们车上也没绳子啊。我们一边告诉他们我们会尽力去找,另一方面叫他们去找墨玉县的人帮帮忙。于是我们开车就去找路边的修路老伯。司机小哥掏了包烟带上钱就过去了,问维族老伯有绳子没有。

老伯不会汉语,但总算听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他摆了摆手表示不要烟和钱,而且跟我们说没有绳子,但是会带我们去找绳子,说完就开了十分钟车带我们去他的小屋拿了根绳子。我们不停地谢谢,然后便往回走了。

谁知开到一半,另外一头又打电话告诉我们不必来了。说是遇到了几个开车的维族小伙子,看到需要帮忙,直接热心肠帮忙给他们把车给揪出来了。

大家都不由得感叹维族人的热心善良,这要是汉族人指不定要收你多少钱。最后我们把绳子还给老伯,老伯还是什么都不肯收。

说道这里就不得不再提一句维族人的善良真诚了,真的,一路遇到的维族人无一不是热心善良的,小孩子也是天真可爱,看到你过来会睁大眼睛不停地摆手打招呼,跟内地印象中的新疆人完全不相符。按队里小哥的话说,外面都是善良的人,可能是因为但凡你有一点不善良的动机,你已经被拉去再教育了。从这点来看,我觉得大部分的维族人都太可怜了。假如说Trump说Chinese virus是歧视,那我们因为一次暴恐事件把所有维族人都严加管理,这又算是什么呢?(我没说Trump说Chinese virus是正确的行为)

喀什玩的地方很多,有古城,艾提尕尔清真寺,大巴扎等等。你到了喀什会有种来到了中东的错觉,这里的很多建筑就跟中东战争电影里的一模一样。喀什古城就是其中一种跟中东风哥相仿的建筑区,这个建筑群建在一个大概两三层楼高的一个高台上,据说只有过去的权贵(天龙人)才能住在这里。你想象下我们中原的城墙,他们就住在那个高度上。那当真应该是意气奋发,抬头向窗外一看,嗨你们这些屁民,只能住在地面上。当然现在住的已经都是些朴实无华的人,你走过路过路边摊或者民宿的时候,还会有不少维族小姐姐来打招呼,哎哟小哥进来玩呀,完全免费哦💕。可别信了她们的邪,进去参观是免费的,可你跟她们互动来扭捏去过会说不定一会就挂不下面子疯狂消费了。

同样,这里的维族人也很友好。我们跟维族阿姨说买馕的钱不用找了的时候,感觉她把一年的快乐都笑出来了。路边还有带着孩子让他给我们打招呼的可爱小姐姐,善良的人们呐祝你们一生幸福。

接着我们去了那个亚洲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清真寺和大巴扎。这儿的大巴扎不得不说还是比乌鲁木齐的有趣多了,东西多而广,衣食住行应有尽有。我们买了一堆坚果葡萄干之类的产品直接寄回家了,然后在市场里面闲逛。

期间一个老伯先是问我们要不要买帽子(戴起来像皇军的那种),我们谢绝了之后,他突然压低声音问我们要不要狼牙。这倒是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跟着他走进屋里看了看,但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狼牙,便还是走了出来。狼是保护动物,你猎杀不得,但是假如它攻击你的话,那你就可以反击。老A说了个故事,说他在西藏海拔五千多米的地方驾车时遇到过狼群,怎么甩也甩不掉,头狼深蓝色的眼睛就透过车窗死死地盯着自己。他当时差点就想去撞死那狼,但最后还是作罢。“狼真的有灵性,带着狼牙可以辟邪。这400块钱的狼牙,假如是真的肯定值,但是我看起来不像是真的。”他这么说。

中午我们吃了一顿饭,天啊现在想起来我还馋得不行,那架烤羊肉!那大盘鸡!那羊肉抓饭!那蜂蜜藏红花!简直就是极致美味。什么烤全羊都是弟中弟,当你吃过那架子上金黄色肥而不腻的架烤羊肉,你就不知道其他羊肉还算不算羊肉了!

羊肉手抓饭也是当之无愧的新疆必吃美味,在新疆这辽阔的地方当你开了八小时的车累得快死了,你想到下一顿是羊肉手抓饭,你就能继续开下去,说不定你还能再开八小时。

饭桌上老C说阿尔泰的羊肉就是最好的羊肉,我们吃的就是阿尔泰羊肉。阿尔泰羊肉最好,其次才是伊犁的羊肉。别的地方小羊养到15kg才开涮,伊犁他们12kg就开始了。RIP小羊,我是爱(吃)你们的。

吃完饭后我们也没歇着,直接向阿图什天门开去。据说这座天门被发现还是因为有飞行员在此地飞行,看到山中间竟有一个大洞,这才发现的。这个景点较新,并没有很多人去过,我们决定过去探探险。

一路上都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在行车的过程中尤为壮观。可用手机一拍,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来到天门我们几人买了门票,就徒步向里走去。这个景点在丰水期间好像会关门,而我们徒步进入的地方也似是一条河道。刚踏入这个景区我们便被壮观的风化山石镇住了。随行的小D还时不时的看看岩壁,按他的话说,搞不好这些岩壁上有化石。“以前这些地方都是沉在水里的,这里有化石丝毫不奇怪,我以前就捡到过化石。”他这么说。

山间大风严重,有一座山直接被经年累月的风凿除了一个巨洞,宛如被一记重拳打中。

走到后段,队内的中老年选手已经不太行了,少说走了有几公里路了。不过眼前出现了天门的光点,让大家都有了希望。所有人都顺着溪石向上攀登,不一时有了台阶,离山顶还有几百级。然而在到山顶之前,你都不会知道结局有多波澜壮阔!

这是一扇高达百米的门!我们在山下只能看见门的上半部分,殊不知其后还有深不见底的裂谷。远方的那座高山在烈日下被染成金色,队里一阵“我操”声。

“消耗了我一年的运动量,真没算白来!”老A瞪大了眼,半天才“我操”出来。

这时候再看看我们之前上来的路……GG,上山容易下山难,怕是又要忙活好久一阵了……

下山之后的戈壁滩(这是我的微信profile图,假如你有看到过),新疆这地方,随手一拍都是美景啊

倒数第二日我们走G314国道前往了塔县。塔县的全名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在帕米尔高原之上。喀什库尔干意思就是石头城,里面还有石头城遗迹,同时这里还有中国唯一的白人种族,塔吉克族。据老D所说,塔吉克族虽然是白人,但是异常爱国,他们很多人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军人守护边疆。

前往塔县之路是一条边境之路。你想去塔县,你得有边防证才能走这条边境之路。在这里就能看出中国基建狂魔之名号不是浪得虚名,有几个路段,在巨山之中,几十米高的桥就这么突兀地架过去了。这条路还尤为惊险,左右都能看到不少的山体滑坡,想来泥石流在这也不是什么怪事,毕竟山顶都是积雪。还有些路段被积水淹没了。

在新疆的荒野中开车,突然遇到堵车,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之前我们在独库公路上就因为前方路面坍塌而不得不绕道,这次我们也好几次遇到了施工队,等待他们解决问题。好笑的是有时候路边会有巴扎,然后堵车的时候有的维族人就跑巴扎里去了,出来的时候抱着一只羊。羊还超级乖,可可爱爱地坐他怀里一动不动,我们都笑晕了。

我们在这危险路段开了一段时间,海拔也是越开越高,车上大家逐渐困顿,一个个睡去。一段时间后终于拨开云雾,来到一片巨大的湖泊前。此湖名为白沙湖,如你所见,湖边的山全是由白沙构成的。湖呈现不真实的碧蓝色。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它,我只能说在这海拔3300+米的地方看到它,unreal。

首先声明下这图里俩人一车不是我们的人和车……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张的湖水颜色不一样。不过说实话两张照片中湖水的颜色都跟真实颜色有一定差距,真实的颜色更接近淡淡的青色。

在这里我们喝了几碗羊汤就上路了。假如你爱干净的话可能你不会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只有旱厕。但是羊汤很便宜,十块钱一碗,在这3300+的海拔上,属实不能算贵了。

慕士塔格峰在就在白沙湖的边上,海拔有7500+,极其壮观。

之后还有个葱岭圣湖。然而大家都刚刚看过白沙湖,直接贤者模式了,这葱岭圣湖便没怎么看直接路过了

到了塔县后我们休息了一晚,吃了吃高原牦牛火锅,去了趟高原湿地公园(我们那天大雾,拍照片拍不清楚。但是远方的山都被雾所阻隔了,我当时以为湿地大到离谱,第二天才发现四野是有山的)

第二日我们就去了红其拉甫口岸,这是我们此行去的最后一个地方。这是跟巴基斯坦交接的口岸,海拔有5000米之高,人没缺氧,车缺氧了,燃油有些烧不动,动力变弱了。上面还得过个哨所,得有通行证才能过。边防兵脾气也不好,可能直接上来骂娘,得小心点,毕竟人身上带着枪呢。上去之后还特别冷,老C老D裹着棉被冲出去拍照,给爷逗笑了。

去了口岸之后,我们回到塔县吃了一顿冷水鱼。塔县并不是个吃冷水鱼的好地方,老板也做得不怎么样,导致这顿冷水鱼吃着感觉还不如吃鲫鱼。晚上我们便回了喀什,飞回了家。

下次若还有机会,我倒是很想走走新藏公路,见识见识昆仑的魅力。

文章作者: 8128
文章链接: http://8128.me/2020/03/21/%E5%8D%97%E7%96%86%E6%B8%B8%E8%AE%B0/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 8128's Blog
打赏
  • 微信
    微信
  • 支付寶
    支付寶

评论